校園尋美錄_第五百七十三章 終于回家了

  • 校園尋美錄_第五百七十三章 終于回家了已關閉評論
  • A+
所屬分類:色自述

校園尋美錄_第五百七十三章 終于回家了第五百七十三章終于回家了

那吳玉明一抬眼,看到鐵門上的拳頭印,心里也是一哆嗦,臉上表情這個痛苦啊。

得了,他算是認命了,看來自己今天碰上硬茬子了。

“爺,我,我有眼不識泰山,今天惹了您老人家。我,我吳玉明其實就是個垃圾,爺您千萬別和我一般見識,彩虹人間 折了您的身份。”

這吳玉明業務也挺熟練的,身子一軟,從賭桌上劃了下來,然后跪在秦朝的面前,連連對他哀求。

秦朝也沒說什么,他從地上撿起剛才一個小弟慌忙中掉落的匕首,緩緩走到了那吳玉明的身前。

只伸出一只手臂來,秦朝就把這吳玉明給提起,再次放到了那賭桌的上面。

“吳玉明,你罵我兩句,這倒沒啥,我也犯不上大老遠跑來再找你。”

秦朝一只腳踩在吳玉明的身上,讓他動彈不得。同時,很悠閑地,用匕首休整著他的指甲。

“爺,您,您英明……那,那您就把小的放了吧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當的一聲,秦朝把那匕首扎在了賭桌上,就在吳玉明的眼珠子前面。

明晃晃的匕首,晃得吳玉明心跳那個飛快啊。

“我他媽還沒說完,你插個JB話!”

秦朝一喝,嚇的吳玉明瑟瑟發抖。他戰戰兢兢地,不敢再隨便說話,生怕那句話不小心,把這位爺惹急了,在給自己一刀。

“我說了,本來我也不想跑出來找你的。但你惹了誰不好,偏偏惹了我的小李娜,還把她的學費給我騙走了。呵呵,那我就很不開心。”

“爺,我……”

“閉嘴!”秦朝一喝,嚇得吳玉明差點咬舌頭。他整理了一下心情,繼續說道,“我這人啊,有個壞習慣。這一不開心,就想玩游戲。現在呢,我就和你玩個游戲。”

“什,什么游戲……”

“是這樣的。”秦朝把那匕首拔了出來,在吳玉明面前比劃了兩下,“你一共騙走了徐梅十萬塊錢是吧,正好等于你十根手指頭。你交出來一萬塊錢,我就留下你一根指頭。好吧,很好玩是吧。你不說話,就代表喜歡這個游戲了,那咱們開始吧。”

秦朝說著,把吳玉明的一只手給拽了出來,按在賭桌上。然后,把匕首壓在他的小拇指上。

“好了,第一根。”

“爺!爺!”那吳玉明發出殺豬一般的喊聲。

“叫個JB啊,我這還沒砍呢!”

“爺,爺你聽我說!”吳玉明都快嚇尿了,不斷嚷道,“我,我騙的那十萬塊錢!都,都輸掉了啊!現在,現在身上就一千多塊了,您,您都拿走……”

“你說啥?”

秦朝當時就惱了,“你再跟我說一遍?”

“我,我真的都輸了啊……我沒騙您,爺,真沒騙您!”

“刷!”

秦朝也沒含糊,直接就砍了這家伙的小拇指。

“我他媽知道你沒騙我,所以才更生氣啊!十萬塊啊,你天天拿來瓢娼還能省不少呢!你賭你大爺啊!”

“啊!”

這吳玉明身體和手都在抽搐,端掉的小拇指落在一邊。

要說這家伙也就是個軟蛋,手指掉了一根,整個人都嚇翻白眼了,小便失禁,一股搔味飄蕩在地下室里。

“我今天才是真晦氣!”

秦朝把匕首丟在地上,看了看昏過去的吳玉明,也沒有封掉他的氣血。這種人渣,死了才干凈。

他在吳玉明身上擦了擦沾了血的手,這才站起身來,向著賭場外面走去。

“爺,您,您辦完了?”

莊家還戰戰兢兢地站在外面,他們只聽見里面傳來一聲慘叫,然后就再也沒有動靜。這心啊,忽悠忽悠的,都在暗自慶幸,幸好自己跑出來了,否則不也得撂在里面。

“辦完了。”秦朝點點頭,對那莊家笑笑,“感謝你的配合。不過把你的場地弄臟了,那家伙身上還有一千多塊,就當是給你的賠償了。”

說完,秦朝揚長而去。

雖然一千塊對自己賭場的損失不夠干啥的,但這莊家哪敢去再招惹那煞星啊。尤其這幾位跑進賭場一看,好家伙,那吳玉明屎尿橫流,躺在賭桌上,手指都被切掉了一個。

鮮血到處都是,這場面,差點讓那莊家癱了。

狠人,這才是真正的狠人啊。

切了人家一個手指,就跟玩似的。天狼國 換做自己,也做不出來。

“這小秦,去了這么久,怎么還沒回來呢?”

徐梅還坐在門口,有些焦急地等待著。這眼瞅著,天都要黑了,還不見秦朝人。

“他不會是騙我吧,為了讓我能對他改觀?”

徐梅心里想著。

她仔細地想了想,好像的確是這樣。秦朝那小子能有什么本事啊,把吳玉明騙走的十萬塊錢弄回來。

就算是警察,也得查證很久才能抓人什么的吧。

徐梅一拍腦袋,心道自己最近真的是白癡一樣,剛被吳玉明騙,現在又被秦朝給騙了。

唉,這些男人,沒一個可靠的。

她站起身來,剛想關門。而這時候,一只強壯的手抓在她的門上。

“徐姐,先別急著關門啊!”

徐梅往外一看,真的是秦朝那個家伙。

她不由得一怔,他真的把自己的錢拿回來了?

“小,小秦……”

“徐姐,這是您的錢。”秦朝手里夾著一個牛皮紙包,然后塞到了徐梅的手中。

徐梅感覺手一沉,接著心中一喜。

“真,真的要回來了?”

徐梅有點不太相信,她立刻拆開了紙包,數了一下,頓時更加的驚訝。

“小秦啊,不對啊,這里怎么是十五萬啊?”

“嗯,那五萬是吳玉明心中有愧,主動賠給徐姐的。”

秦朝呵呵一笑,說道,“我和我的警察朋友,找到吳玉明,說教了一番,終于把他說動了。他以后也不會再做這樣的事了,而且主動把錢交了出來,說是給小李娜多添點學習用品。”

“這樣啊!看來這吳玉明還不算是無藥可救。”

徐梅心里歡喜,看著秦朝,也覺得這個小伙子現在順眼了很多。

“小秦啊,這次太感謝你了。你看,徐姐現在手頭也有點緊,不能請你去大飯店。但徐姐做菜還是不錯的,這樣吧,晚上在我家吃飯,徐姐給你做點拿手菜,你看咋樣?”

秦朝聽著徐梅說手頭有點緊,心里有點偷著樂。但畢竟人家辛苦攢錢,也是為了小李娜,他也說不出啥。

但是為了小小的報復一下這個往曰對自己很刻薄的鄰居,秦朝還是裝作很意外的樣子說道。

“不是吧,徐姐,我可幫你拿回了十五萬那!你就請我在家里吃啊,太小氣了吧!”

“啊?這,我……”

徐梅心道,是啊,人家辛辛苦苦可幫自己拿回了十五萬塊錢,自己就請他在家里吃飯,這于情于理,也說不過去啊。

“怎么說也得請我在外面搓一頓啊,徐姐。”

秦朝順著往下說道。

“這樣啊,那成,那等李娜回來吧,咱們一起去。”

徐梅一狠心,反正這人情要還的,倒不如一次還的利索點。請秦朝這小子吃點好的,省的他以后還有話說。

“成啊!”

秦朝點點頭,“那我也回家,換身衣服。”

天天穿著西裝,弄得秦朝怪不舒服的。這徐梅心里也在尋思呢,秦朝不是沒工作嗎,怎么還穿著西服,弄得跟大老板似的。

看來這小子也挺能裝。

兩個人各懷心事,回到了自己家中。

秦朝一進家門,頓時感覺一股灰塵迎面撲來。

“好家伙,快成鬼屋了。”

秦朝算算,自己也有好幾個月沒有回來了。幸好房子早就被蘇妃買了下來,不然房東早的跳腳,追著秦朝要房租了。

“得,也不用休息了,好好收拾一下吧。不然蘇姬回來了,非罵這里是豬窩不可。”

自己從銀行提了十五萬交給徐梅,秦朝沒有一點的心疼,反而有些寬心。十五萬,對自己來說,就是小錢。但對徐梅來說,卻是給李娜念書的錢。如果這錢真找不回來,估計她死的心都有了。

李娜倒是會懂事一些,但估計跑到大學里,也要辛苦的勤工儉學。再怎么說,自己也是李娜的哥哥,不能讓她受苦。

不過李娜會去哪里念書呢?按她的成績來說,去京都大學,應該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。嗯,那自己要好好為她規劃一下了。聽說京都大學里面有很多有錢人家的孩子,這李娜是自己妹妹,也不能讓她寒酸了。

對了,等李娜考上學,自己就送她一輛寶馬吧。寶馬Z4,挺適合女孩子開的。不過貌似李娜還不會開車啊,這個應該沒關系,讓她學就是了。她那聰明的小腦瓜,學啥都快。

秦朝一邊想,一邊開始收拾。這屋子里的一切,都充滿了記憶的味道。

那被劈成兩截的沙發,那落滿灰塵的飯桌。

記得蘇姬剛來第一天的時候,在夢游的狀態下,還跑到廚房里做了一道柿子炒雞蛋。當時給秦朝樂完了。

自己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真正喜歡上那個小妞的呢……嗯,估計就是從那一天開始吧。

秦朝利用法術,很快就把屋子收拾干凈。

他隨便換了一套灰白色的運動服,穿在了身上。那套價值不可估量的西裝,也被他收進了須彌戒指之中,好好的珍藏了起來。

這套運動服,還是自己剛上大學那年,老媽送給自己的禮物。李寧的,對當時的秦朝來說,就是個很不錯的牌子了。

至于后來大家都穿耐克啊,阿迪達斯什么的,倒顯得秦朝有些窮酸。

但秦朝還是很喜歡這套運動服,因為是自己媽媽的禮物。老媽那個人雖然嘮叨,但為了買這套五百多的運動服,卻是省吃儉用的,在單位兩個月都沒舍得吃過肉菜。

因此,秦朝現在每個月往家里郵三千塊錢。槿汐姑姑孫茜有喜 他不敢給多,因為不知道該怎么解釋。三千,就足夠家里人花銷了。因為景陽市和蘇南市不同,景陽是個小地方,消費水平也不高。

把運動服穿在身上,竟然大小正好。因為秦朝以前雖然一米七五,但身材發胖,所以都是按著一米八的尺碼買的。

但為了保護好這衣服,秦朝這個元力敗家子,還是小小的淬煉了一下。

他剛淬煉好,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。
圖片源于網絡 本文來源:黑龍江東北網 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。
校園尋美錄_第五百七十三章 終于回家了